卧底演艺公司:电影赔钱电视剧赚钱

时间:2021-01-13 19:33 作者:网址大全 来源:分类目录网 阅读:100 次

  拍电影赔钱,得拍电视剧才能赚钱。这句话是记者从进公司开始,就听同事不停给记者灌输的思想,而面对前赴后继加入投资影视作品大军之中的人们,真的有蹊跷存在。“赚钱是目的,怎么赚钱就要靠办法了。”实习期间没能接触到实际利益操作的环节,但探听到很多与工作相关事情背后的故事。怎么能从中“偷”到利益,这次记者就要跟大家讲一讲牵扯影视剧制作整个流程中,赚钱的各项“法则”。

  拍电影赔钱,拍电视剧才能赚钱。这句话是记者从进入公司开始 ,就听同事不停给记者灌输的思想。“但电影对于演员来说,是大作品、成名快 、片酬涨得更快,所以挤破了头也会挖空心思接拍电影。而穿插期间,就要拍电视剧赚钱。”公司员工皮皮告诉记者,这些只不过是应对外界一波又一波质疑而做的官方回答,猫腻其实还很多。

  “想要做好一部电视剧,在剧本只有大纲的时候就要开始卖力吆喝了。”在参加完一个明星见面会之后,皮皮领着记者做的第二项工作就是一部电视剧的开机发布会。虽然不是公司自己推出的电视剧,但公司把整个电视剧的推广项目都揽了过来。一开始是反复开会,让大家开展头脑风暴,为召开发布会想点子。会议间隙,皮皮悄悄跟看上去完全摸不着头脑的记者说,“这次咱公司做的是古装剧,又有点传记演义的形式,剧本大纲中还有很多武打场面,肯定要突出角色的英雄形象,像京剧当中的那些服装扮相,肯定可以引用到咱们的开机发布会中来,我觉的你可以往这些方面想一想,这个思路还是很靠谱的。”随后,会议一开始,皮皮的这个思路就讲了出来并得到领导肯定。后来,经过大家激烈讨论,正好也配合之前一直作为悬念的男女主演名单,最终决定了让演员戴着京剧脸谱面具出场的宣传方案。

  经过三五轮的会议后,开机发布会最终的流程也完全确定了,记者又开始跟着皮皮四处联系确认,从发布会的场地到跟明星经纪人沟通出场顺序,再到与粉丝群头确认是否派粉丝前来造势,还有媒体记者是否出席,需不需要安排来回行程等等。

  在这又一轮的奔波当中,记者从皮皮那里知道了这部电视剧的大概营销方式。“别看咱们片子还没开始拍,但已经有不少电视台已经有意向购买了。正是因为他们出了购片费,咱才有资金开起来这场发布会。”记者了解到,原来在剧本大纲出来后,就已经可以跟电视台联系过片意向,也就是让电视台先付一部分款,把片子预先购买下来,并且根据电视台的意向决定主创人员名单,然后才开始谈导演、谈摄影、谈剧务、谈灯光、谈服装等等,这才算是建组完成。皮皮说这当中既然拉来电视台做预购,就是需要他们承担一定的投资风险。“有些电视台是拍自制剧,有些电视台是拍定制剧,而有些电视台就是预购。咱平常知道有投资方和赞助方给剧组投钱,但片子一旦拍出来,钱又都花出去了。万一卖不出去拿不到版权费的话,那这片子不就白拍了。所以才拉来电视台跟咱们一起承担风险。”皮皮告诉记者,这样一来,有的电视台如果实在觉得这个片子好,一下子连发行和媒体宣传都揽了去,那就太省心了。

  记者大概了解了一下,现在一部包含一线万一部,再加上投资方和赞助商注入,绝对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因讨要十几万工程款未果,四川籍妇女文某爬上青岛胶南一处十几米高的塔吊要往下跳,民警闻讯后迅速赶到现场营救,经民警两个多小时的耐心劝说,并协调欠款方替她讨来欠款,文某最终从塔吊上走了下来。

  11月6日上午10时左右,胶南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报警称:位于东部新区的康桥首府施工工地有人爬上塔吊,随时可能跳下。接报后,该局立即组织治安大队、消防大队、大队及北京路派出所迅速赶赴现场维持秩序。

  在施工工地门口处,民警发现了一块黑板上写着 “还我血汗钱”的字样,一名穿着蓝色外套的妇女正在一处十几米高塔吊的吊臂上来回走动,口里大声喊着:“不还我钱,我今天就不下来了”,这名女子还不时做出各种危险动作,引来围观者阵阵尖叫声。

  民警通过调查附近民工了解到,爬塔吊的女子姓文,今年38岁,是四川人,2011年春天开始,她和丈夫为康桥首府建筑工地做安装模板木工活,今年夏天活就干完了,虽经多次催要,但是施工方至今未付他们任何工程款,致使文女士自2011年4月份至今,已拖欠十几名四川籍农民工工资共11.8万元。“这些日子,这些民工都来问他们夫妻俩要工资,可他们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来,施工方又不肯给钱,得没办法他们才爬了塔吊啊。”一位跟文某夫妇认识的民工说。

  为稳定文某的情绪,北京路派出所民警迅速启动应急预案,在塔吊下面摆放了充气垫子,维护现场秩序,让围观者尽快散去,同时几名民警用高音喇叭对文某进行劝说,劝她通过合法方式表达诉求,民警甚至找来文某的丈夫和孩子进行劝说,但文某一直不肯下来。

  随后,民警多方联系找来欠款方进行协调,欠款方同意支付给文某欠款,当天中午12时10分,文某在听到这个消息后,情绪有所缓和,经民警进一步劝说,终于从塔吊上走了下来。(记者 赵玉勋 通讯员 徐玉森 张坤洋)

  既然电视台为了收视率要对得起自己投出的预购款和需要承担的风险,那么在选择演员上,电视台就有了绝对话语权。“电视台是可以演员的,只要电视台觉得这个演员不受欢迎,那就可以要求剧组换人。毕竟拿钱的是老大呀。”公司经纪人跟记者透露了这样一个讯息。

  在公司签约的艺人当中,有一位男星曾因为一部电视剧而走红大江南北,可在他结婚生女之后,几乎 就失去了电视剧市场。“我印象中只有前年一部超大制作的电影中参演了,不过还是个负心汉形象。本来是走偶像剧帅哥路线的他,现在在偶像剧中已经完全看不到他的身影了。据说他就是被电视台的典型。至于为什么,这个很可能是因为电视台口味转变的关系,我们也不好乱推测。”

  JJ跟记者分析说,电视台是明星最不能得罪的地方,如果电视台举办的活动,能去是一定要抓紧时间去的,而且还要好好表现。“电视台是靠收视率说话的,如果你的剧收视率不好,明星还耍大牌不好说话,时间一久,电视台必定弃之不用,公司就算有再适合你的本子,电视台觉得你已经不能换回收视率,就不会接受明星作为主演的推荐;而作为片方,为了得到那部分极其重要的、电视台给出的预购款,就要根据电视台的意见修改男女主演。”JJ说,如此一来,电视台一个演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有时候不用刻意为之,只要这个演员不再有市场,被抛弃的现象就会出现。”

  电视剧靠跟电视台谈预购意向和卖版权赚钱,可电影则没有除去投资方和赞助商之外的资金注入,而且“拍电影赔钱”是公司上上下下都在强调的 ,那么电影到底怎么赚钱呢?电影部门的工作人员透露说,票房的收入很可能跟宣传费用相抵,那就只能在剧组中玩猫腻了。

  在开机发布会上记者认识了摄影师斌哥,他看到记者跑前跑后,还好心地找了瓶水塞给记者。后来等到发布会结束,他跟记者聊了不少剧组里赚钱的猫腻。“主要就是收支账目上的问题,可混乱了。”斌哥也不忌讳,可能在他看来,记者作为实习生要走的路还很长,从中多了解一些情况对今后发展也有好处。“组里上上下下这么多人,出行的费用要全包,还要负责吃住,还要给大家开工资 ,每天拍摄用的水电 、场地费,所有一切都是要钱的,所以拍电影相当烧钱。想要从剧组赚钱,账目就是关键。”斌哥说,剧组出行,难免打、进没有的饭店,这些费用怎么报,就要靠财务做账。“给你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剧组里的盒饭是一定少不了的,那我们如果吃十块钱,却报了二十块钱一人的标准,是不是就多出一倍的账目呢?这样一来,钱通过慢慢积累,自然就越来越夸张。”斌哥说,这种障眼法十分流行,“所以都说剧组苦,别人会问,投了那么多钱,剧组怎么苦?就是因为要做账,剧组才会在支出方面缩减、缩减再缩减,苦了我们工作人员,但最终还是有人获利的。”

  斌哥说,这样的支出方式并不是每个导演跟投资方、赞助商都能达成一致的,也需要“有头脑”的导演运作。圈内有个大胡子导演,就是这方面的高手。“这个导演现在主要拍电视剧了,可之前就是拍电影赚钱的高手。打个比方,投资方有一部分资金是不能正常在市面上流通的,就会找到这个导演,来商量对策。大胡子导演厉害就厉害在能把实际800万的投入拍成1000万的大制作,剩下这200万,可以说是投资方通过剧组白白赚到的钱,导演既然为此出了很大的力,投资方一定少不了他的好处。”斌哥说,在导演和投资方之间,确实存在着这样一跳利益链 ,谁也不明说,但就是有导演“有办法”。“圈内知名导演有好几个,都是这方面的好手。还有的导演如果这部戏赔了,下部戏还会找到这个投资方,说服人家投资,把上部戏亏掉的部分,再一股脑赚回来。这个导演是谁?就是那个票房创下全国奇迹的那位,你懂的。”

  记者在北京实习的公司,除了艺人经纪 、主持人、电视节目制作等方面,最近几年还进军了电影圈,公司的电影发行部门在圈内还算新手。为了使自己迅速壮大起来,公司从不少大公司挖角,还在全国重要的省市都配备了地区经理,可以算是地推式的发行电影最好的例子。公司电影部门成立至今参与制作的电影并不是太多,但从发行开始就积累了不少的经验。在记者实习期间,经纪人手下的明星就参与了其中一部电影的宣传。虽然没有跟随经济人走遍全国各大城市进影院进行宣传,但从出差回来的同事那里听到了不少地推过程中了解到的各地影院的情况。记者跟发行的同事说很羡慕他们的工作方式,可以在全国各地影院之间走动,还能第一时间就尝鲜,因为在公司还没有固定岗位,想自己以后能否跟着他跑发行。于是同事很热心地给记者介绍起发行的经验来。

  “电影其实分为三大部分,一个是院线,一个是发行,再就是片方。院线具体反映出来就是分散在每个城市各个角落的影院。”负责江浙一带院线发行的小吴告诉记者说,内地院线有十大重阵之说,“北上广”排名前三。“我们作为区域发行经理,一定要维护好阵地宣传的重点对象,就像外贸公司要维护重点客户是一个道理。其实全国有实力建设一系列影院的院线公司,南北方虽然稍有不同,但也就那么几个。在地区发行的时候,就要把几个重点客户作为发行关键,他们之间要寻求一定的平衡关系。”小吴作为发行经理就经常利用找平衡的方法,来维系自己作为影片发行方与各大影院之间的关系。他告诉记者,如果在这家做了点映(也就是我们平常说的影片零点首映),那就要在另外一家召开明星见面会,不然实力相当的两家影院,如果哪一方觉得力度不够,下一部电影就很难获得好的影片排片。

  “对于我们发行来说,片子在电影院里的排片非常重要,片子再好,时间太早或是太晚,也是一样没有人看的。”小吴告诉记者,国庆档期争夺票房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在影院与影院竞争不激烈的城市,发行反而会好做,如果这个影院本身没有自己所属公司所要发行的片子,我只要拿着影片的拷贝到影院里推荐给大大小小的经理,他们自然会给我排一个好的档期。但如果人家本身的公司就有上映,人家为什么不给自己的影片做最好的排期呢?所以做区域经理也是要有技巧的。”

  “其实跑发行的地区经理是有很多苦衷的,我这次公司的片子阵容强大,本子也好,不用我多费口舌,影院一定会权衡影片的上座率,给我一个好的档期,如果片子又没有大牌,又没有名导演 ,又是很扯的一个故事,我就要去求着那些影院经理,让这些大爷级别的人物多给片子排几个时间段。”小吴说,作为票房重阵的影院,有市场、有观众,一点儿不用担心盈亏,只不过就是态度大爷一些。“可偏远地区,本来就没有几个人看电影,片子更新也慢,我们有时候去了也是白去。”

  记者在工作之中发现,虽然每一次活动都要把请份量很重的娱乐媒体排在第一位,反复打电话,恳求他们前来给予报道。但真正这些在后期影片上映的时候,所有的软宣都成为了鸡肋,还是要靠硬广给片子打造知名度。

  当记者因为之前商量好的媒体没有发出相关报道,而没法回复上司,正头疼的时候,同事兔子倒是劝记者要放轻松,“你别紧张,咱们的宣传多一个少一个其实无所谓,咱领导只要发布会当时做到各方都满意就可以,后面的东西几乎不看的。”兔子的一番话把记者说得云里雾里,怎么都想不明白。工作结束之后,记者专门向兔子打听起这其中的奥妙。

  “不光电视剧,电影的宣传也是一样的。说到底软宣在整个电影和电视剧发行和制作的过程当中都是一块鸡肋。”兔子说,其实硬广比软宣的地位要重很多,“作为普通老百姓,其实是影视剧的被动选择者。往往大家在晚上黄金档打开电视的时候,电视台播什么,你就得看什么,最多就是在几个电视台中间换一换。实在没有可看的,就会在这些其中选择一部了。媒体的宣传只不过是让大家知道这个电视剧在哪个台播,让大家去选择那个台罢了。”

  记者此时才明白原来宣传只是一个面子上的事儿 ,起不到实际作用,明星通过宣传让观众认识自己 ,如果宣传得好,就会让观众在自己身上固定眼光,就会提高收视率。如此一来,明星成为收视率保障之后,电视台和投资方都愿意找他担任主角 ,说到底获利还是明星和电视台,宣传在中间就是给这两方贴金的,而宣传费用又不是这两方给宣传公司提,所以软宣到最后就成了一种摆设。

  在电影发行方面更是如此,“影片在电影院当中的排片和在电影院打的广告,以及灯牌、路牌这些硬广,作用全部都高于在媒体当中的宣传。”小吴告诉记者,“上班族去电影院看电影的话,如果他选择的时间段中没有他想看的电影,被影院排上了另外的片子,在有限的时间段内,他还是会看影院给他推荐的片子的,这就是排片的重要性,也就是我们发行经理要去争取的。还有就是,在影城门口安排的各种广告牌,谁的地角好,谁的牌子大,影片肯定就卖得好,这些硬广的安排方式,都是要跟影院沟通的。”小吴说在看电影的时候,当你选择的片子没有了,售票人员会给你推荐谁家的影片也是观众去看片的一个关键。“现在还没有听说有给提成的这种恶性竞争,如果哪天真的出现,我也不得不采用。”

  前不久国内许多知名媒体爆出了某国产改票面的新闻,矛头最终指向“偷票房”这一现象。记者探访中发现,偷票房的情况一直存在,改票面是第一种被曝光的手段,常用的还有改票价、不出票这两种。而对于电影发行方来说,这是巨大的损失。

  “改票面很简单,工作人员就谎称不小心出错票即可,然后用笔一改,改成其他片名,还让观众坐票面上的座位。

  观众是为了看电影而来,谁也不会计较太多,又不会因此没有了座位,所以这种改票面的方式可谓流行已久。”小吴跟记者说起偷票房的手法时,也有些哭笑不得。

  他还说,改票价的方式也行之有效。“就是本来60元的电影票,出票的时候打成40元,很多人光关注几排几座别出错,还有影片放映厅的号码,就会忽略票价。如有仔细人会问起售票的工作人员,那工作人员就又会谎称我们不小心打错了,或者送点儿饮料、爆米花的抵用券了事。拿到爆米花的观众还很开心,觉得自己赚了便宜,可实际上,这20元的票面差价,就被影院偷了过去。”

  “至于不出票,跟改票价性质没有太大差别。”小吴表示,影厅坐不满是再正常不过的情况了,工作人员直接跟观众说“随便坐”即可,这样票价的收入又“消失不见”了。

  “对应的方法就是要派人来监片,就是问一下这一场出了多少票,然后进到影厅里点人头。可是有好多偷票房的方法不是光点个数量就能解决的。”小吴告诉记者,这些偷票房的手法中,不乏影片发行方的恶性竞争,是让人头疼又无奈的。

  小吴告诉记者,除了偷票房,在影片的宣传点上,有的电影采用大牌炒作的方式,而有的则是靠水军“炒”口碑。“都是炒作嘛,是让良性竞争变得恶性,但最终为了受益,不择手段的事情总要发生,我们还不如看淡一些”

管理员

麦文分类目录网
  • 0文章
  • 0网站
共收录0个网站,0个公众号,0个小程序,0个资讯文章,0个微信文章
首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收录标准 广告合作 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点击收藏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本站关键词:网址大全 网址导航 自动收录网 网址目录 站长目录 中文分类目录

网站声明:本站所有资料取之于互联网,任何公司或个人参考使用本资料请自辨真伪、后果自负,分类目录网不承担任何责任。在此特别感谢您对分类目录网的支持与厚爱!
CopyRight © 2018-2020 Www.MaiWe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麦文分类目录网(麦文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13000724号     安全运行:

中国互联网诚信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