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盒第一股:利润3年翻300倍创始人身价超500亿

时间:2020-12-29 03:06 作者:网址导航网 来源:分类目录网 阅读:41 次

  12月11日,潮流玩具公司泡泡玛特正式登陆港交所,代码发行价38.50港元,开盘涨100.26%,报77.1港元,市值突破1000亿港元。

  盲盒、潮玩都赋予泡泡玛特年轻化的标签,但它却是一名十足的“创业老兵”,自2010年成立,泡泡玛特至今已走过第十个年头,并经历了一场过山车式的成长历程——曾陷入连年亏损,随后实现利润暴涨。在2017年-2019年期间,泡泡玛特分别实现净利润160万元、9950万元和4.511亿元,3年时间翻了300倍。

  招股书显示,IPO前,泡泡玛特共经历了8轮融资。泡泡玛特创始人兼CEO王宁总计持有56.33%的股份,红杉中国持有4.96%的股份,为最大的机构股东;而Pre-IPO投资方正心谷创新资本和华兴资本则分别持有3.5%和1.98%的股份。

  创立十年,从退市到重新上市,让泡泡玛特成为一个极具「故事性」的公司。在如今“万物皆可盲盒”的浪潮之下,作为行业的排头兵,泡泡玛特成为年末最受资本关注的一个IPO项目。

  “我热爱的东西从来没有变过,就是艺术+商业。”这是泡泡玛特创始人王宁经常说的一句话。创立泡泡玛特这些年,他认为,最初坚持做有趣的事情的初衷,并没有改变。“我本科学的也是广告学,做的事情也都一直是关于艺术和商业,只不过越来越聚焦到一个更具象的领域。”

  2010年10月,创始人王宁参考日本知名杂货零售商场“LOFT”和香港时尚超市“LOG-ON”的概念,创立了泡泡玛特,主要销售化妆品、服装、文具、饰品等各种潮流周边产品。

  2014年,泡泡玛特在新三板上市。与此同时,王宁观察到一款叫Sonny Angel的玩偶在泡泡玛特店里的销量持续走高,让他发现潮玩市场的潜力。同时,为避免多品类持续“烧钱”的现状,他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砍掉化妆品、服装等品类,将经营的核心聚焦到“潮流玩具”上,开启从“潮流杂货”到“潮玩品牌”的转型。

  作为泡泡玛特最新一轮的投资方之一,在华兴资本集团董事长,基金创始合伙人兼首席投资官包凡印象里,王宁的学习能力也很强,“吃饭的时候我说附近新开了一家化妆品店很有意思,他吃完饭立马就带着他们团队去现场研究了一下。”

  总体来说,包凡觉得,王宁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我们谈及企业发展速度的问题,坦白说潮玩这么火的一个市场,开500家店没有问题,甚至上千家店也可以,但是为什么泡泡玛特十年时间只开了二百多家门店?王宁他说他觉得今天的能力也就只能开这么多,他不想做一些超出今天能力的事情。”

  “他当时说了一句话很打动我,他觉得大多数中国企业家对时间不够敬畏。互联网公司总是强调速度,相信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但是我们看互联网之外的公司,发现一件事要做成、一个企业要发展,必须要给时间交学费,快不一定是最好的。”包凡说。

  成立十年,泡泡玛特并非一帆风顺。在新三板上市后的三年时间里,泡泡玛特陷入连年亏损。公司营收分别是1700万、4500万、2900万,净利润分别是-277万,-1600万,-2480万。

  2019年4月,泡泡玛特从新三板退市,市值20亿。泡泡玛特在招股书里透露,其董事希望通过港交所获得更多接触国际及市场的机会。此次港股IPO之后,泡泡玛特估值20亿。

  从亏损到暴涨,离不开Molly这个IP的发掘与成功打造。一位泡泡玛特的高管曾对媒体回忆,“王宁的那条微博,可能价值一个亿”。

  这条微博发布于2016年1月,王宁在微博上询问粉丝:除了Sonny Angel,大家还喜欢收集什么玩具呢?留言区里一半的回答都是:Molly。

  Molly是一款嘟着特色嘴唇、有着湖蓝色大眼睛的傲娇小女孩,是香港著名插画师王信明(Kenny Wong)的著名作品。据《人物》报道,它的原型确有其人——王信明在一次筹款活动上认识的小姑娘,有着大大的琉璃般的湖绿色眼睛,微卷的金短发,和他一起画画时会自信地嘟着嘴巴。

  当年4月,泡泡玛特签约了Molly这个IP,成为其发展的一个转折点。招股书里,泡泡玛特表示,根据过往市场洞察力及经验,发现了Molly的巨大潜力,开始大规模商业化。

  2016年8月,泡泡玛特推出首个「MollyZodiac」盲盒系列并取得成功,自此Molly成为泡泡玛特的代表性IP,也成为妥妥的“印钞机”。

  据招股书,2017年--2019年基于Molly形象自主研发的潮流玩具产品销售额分别为0.41亿元、2.13亿元和4.56亿元,分别占当年总收入分别比为26.3%、41.6%、27.1%,其中,占比有所下降背后,泡泡玛特方表示意在加强自有IP的丰富度。

  IP对泡泡玛特的发展极为重要。截至2020年6月30日,泡泡玛特共运营93个IP,其中包括12个自有IP、25个独家IP、56个非独家IP。其中,自有IP包括收购和自研两种形式。

  

  招股书显示,泡泡自有IP毛利率高达73.4%,独家IP毛利率70.3%,非独家IP毛利率67.9%,2020年中期实现毛利5.33亿,毛利率高达65.2%。

  与此同时,泡泡玛特整个营收也迎来暴涨。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泡泡玛特营收分别为1.58亿元、5.14亿元、16.83亿元,增幅分别达225.4%及227.2%;同时期内,泡泡玛特的净利润分别为156万元、9952万元、4.51亿元。

  “盲盒”的商业雏形早就有之,比如80后喜欢购买小浣熊干脆面的原因之一,还在于里面装有不同卡片所带来的神秘感的原因,90后则热衷于收集水浒卡。

  王宁表示,最开始做盲盒的时候,就想象将来有一天一定会变成年轻人的邮票。“我们那时候觉得,收藏也好,艺术品的需求也好,都会发生非常大的变化。”

  尤其是,原来这个潮流玩具多数的目标受众是男性,是以男生群体为主体的,比如漫威里面的钢铁侠等形象,而泡泡玛特改为重点面向女生,极大地增加了其未来的销量。

  TMIC(天猫新品创新中心)的数据显示,精致妈妈、新锐白领也都是潮玩用户。和以往的商品提供的是功能价值不同,泡泡玛特这样的潮玩更多给的是情绪价值,比如陪伴、治愈、悦己。

  泡泡玛特在招股书里表示,粉丝并不知道自己将获得哪个系列的具体设计,由此不可预测性,盲盒增加了乐趣并增加重复购买。

  盲盒也催热二手经济市场。据闲鱼发布的一份报告,上海一位30岁的盲盒狂热者,2018年在闲鱼上通过转让盲盒获利10万多,盲盒交换与转让出售所造就的市场规模渐成千万级别。

  王宁认为,任何一个垂直赛道,理论上至少要做到300亿-500亿元的规模才能够成为一个垂直赛道,泡泡玛特从天猫这个垂直赛道看到了潮玩的机会。

  2016年,泡泡玛特在天猫发布的第一个Molly系列,每套售价708元,上线套预售产品就全部售罄。

  天猫方曾表示,针对新品牌做得不止是新品孵化,更重要的是为新品提供完整的成长体系。包括运用大数据等平台技术能力,帮助品牌更好的洞察用户需求,建立起强大的产品研发能力、产品体系、产品力。

  从招股书来看,零售店与线上渠道是泡泡玛特主要的销售渠道,零售店占比在缩减,而线上渠道的占比持续增加。截止到2020年6月30日,两者占比分别为38.3%和40.9%。

  

  具体而言,零售店主要位于国内33个一二线家零售店,线上渠道则包括天猫旗舰店、泡泡抽盒机小程序、葩趣线上潮流玩具社区和其他电商平台等。

  泡泡玛特自有的微信小程序“泡泡抽盒机”也取得不错成效。2020年上半年泡泡玛特天猫旗舰店的收入为1.47亿元,同比增长122.2%。“泡泡抽盒机”小程序的上半年的收入为1.62亿元,同比增长72.3%。

  

  如今,盲盒概念都成为各个企业必备的玩儿法。名创优品开设独立集合门店“TOPTOY”,定价多为19.9元;呷哺呷哺推出攀登者盲盒;瑞幸推出“遇见昊然”系列盲盒;全家便利店推出tokidoki联名盲盒;元气森林推出饮品盲盒;美图近日申请多条“美妆盲盒”、“美妆盲盒MT”商标。

  盲盒市场的狂热正吸引着越来越多的玩儿家加入。当下,泡泡玛特也无疑面临着更加激烈的行业竞争环境。

  包凡回忆起第一次与王宁见面,曾经问过后者三个问题:第一是“为什么要做这件事”?第二是“泡泡玛特未来想成为什么样的企业”?第三个问题是“你为什么觉得你自己可以做成”?

  包凡说,王宁是一个思路非常清晰的人,话不多,但是你能感觉到这个人身上有一股韧劲在。两人讨论了很多公司未来的画像,一致认为潮玩只是泡泡玛特的一个开始,未来还可以成就非常多的事业:首先,通过拓展IP、下沉市场、海外市场不断吸纳更多人群;第二个是跨界,做电影、主题公园等等,满足消费者更多的精神需求,这些也都是可以讲的故事。

  除了零售,目前泡泡玛特还包括艺术家的经纪、互动娱乐业务、衍生品的开发和授权,以及潮流玩具的展览。

  2016年6月,泡泡玛特上线潮流玩具社区“葩趣”APP,开始转型布局更全面的IP孵化运营商生态。与此同时,泡泡玛特推出会员计划,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期间,泡泡玛特的会员数从30万增至220万名会员,截止到2020年6月,泡泡玛特已有360万名注册会员。

  2018年圣诞节,泡泡玛特在西单大悦城000031股吧)办了一场其签约的艺术家展览,两千人在商场门口就等一个产品PUCKY的发售。

  

  包凡认为,泡泡玛特成功的核心绝对不是因为盲盒,而是将设计、供应链,再到最后的零售终端形成了的平台化能力。

  首先是IP制作和管理流程,即如何实现流程上的工业化。一个IP转化成产品其实需要非常深厚的积累,首先你要找到最Top的艺术家,打动艺术家接受你批量生产他的作品,而且你最后的成品不仅仅是要做出来,还要做的足够好,才能聚集一帮人和你一起来干这件事;

  其次,在签约IP后,怎么去运营管理,如何做营销,构建自有渠道,这一部分非常重,但是也是做平台必备的基石,能力越强,平台扩张路径越稳;

  最后是终端用户的运营管理能力,泡泡的会员体系正在逐步完善,这部分的能量关系着泡泡未来的想象力。

  王宁去年曾表示,希望泡泡玛特能在5年或者10年的时间,成为中国最像迪士尼的一家公司,拥有很多优质的IP,然后用这些IP来创造商业价值。

  而在今年11月30日举行的上市路演环节中,泡泡玛特管理层谈及公司定位与追求时则表示,泡泡玛特内部已不再强调争做中国的迪士尼,而是要立志成为中国的泡泡玛特,第一个Pop Mart Land将在北京建立。

  包凡认为,泡泡玛特的模式接近迪斯尼但不代表完全copy迪斯尼,都是基于IP基础上的综合娱乐平台,但两家公司很难一一做对比,IP不一样、人群不一样、时代不一样,但大的方向上(综合娱乐平台),肯定是王宁想努力的方向。

  “任何一个事情都要放到它当初特定的时期、场景去看,要看底层的东西。迪斯尼之所以能成功,还是在那个特定的时期,满足了那一代人的精神需求。今天泡泡玛特想干的事情,也是在满足这一代人的精神需求。”

管理员

麦文分类目录网
  • 0文章
  • 0网站
共收录0个网站,0个公众号,0个小程序,0个资讯文章,0个微信文章
首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收录标准 广告合作 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点击收藏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本站关键词:网址大全 网址导航 自动收录网 网址目录 站长目录 中文分类目录

网站声明:本站所有资料取之于互联网,任何公司或个人参考使用本资料请自辨真伪、后果自负,分类目录网不承担任何责任。在此特别感谢您对分类目录网的支持与厚爱!
CopyRight © 2018-2020 Www.MaiWe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麦文分类目录网(麦文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13000724号     安全运行:

中国互联网诚信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可信网站